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第三百四十六章穿女装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连接游戏仓库 第三百四十六章 穿女装跳极乐净土

真正的礼物?

里面该不会又是什么用来交朋友的小雨伞,或者我爱一条柴之类的吧?

陈正谦感觉自己已经被玩坏了,到了神经衰弱的地步。

以前他还觉得,唐言蹊是那种文静的校花女神型的女生,结果污起来简直让人大呼受不了,堪称老司姬。

现在突然换上一副和和气气的面孔,跟自己说话,真的让人不敢肯定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太危险了这个女人。

就好像某个人刚刚把你揍完,然后拿出一根棒棒糖,对你说:“别说话,含着,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愿不愿意相信他呢?

陈正谦看着唐言蹊手上那个精美的小礼盒,一时间犹豫了。

唐言蹊见他没有动作,干脆直接往他手里一塞:“喏,打开看看吧。”笑眯眯的样子,好像没什么危险。

但是正是这样看似毫无异样的表情,才容易让人猝不及防地中招。城里人套路深啊。

陈正谦看着手中的盒子,最终还是选择拆开来。

等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有些惊讶:“这是……”

里面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而是放着一本笔记本。拿出来后,才发现这是一本相册,封面设计得很精美,蓝天白云草地,还有骑单车的少女,充满小清新情调。

翻开相册,里面嵌着一张张照片。照片的地点和时间都各不相同,从认识唐言蹊开始,发布会、剧组照、庆功宴、三亚海边、自家度假村……各个场景都有。

唯一相同的是,每一张照片里面,都有陈正谦的身影,只是身边的人不一样。有唐言蹊自己,也有袁小伊裴初影梁樱她们,还是其他人。

陈正谦安安静静地从头看到尾,翻到最后一张照片,是他们几个人在三亚一起的大合照。照片上的自己,脸色挂着淡淡的笑容,身边的四个泳装女孩身材婀娜,笑容甜美。

一时间,过去的那些记忆,随着相册的翻阅,如潮水般涌现。

陈正谦心有感慨,明明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总感觉已经过了很久一样,捧着手中的相册,当真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醒悟过来后,就抬头笑着问她:“你哪来的这么多照片?”

有些照片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拍到的,例如某张照片上,看到的是他在某次宴会上,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吃点心。事实上是那次电视剧的杀青庆功宴,他嫌那些媒体太烦了,干脆躲了起来。<特别是快时尚大举攻入/p>

没想到这样都还能被偷拍到,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张照片,辗转反侧,最后却到了唐言蹊手里,还被放进相册里,做成生日礼物送给陈正谦自己。

世事真奇妙!

唐言蹊听了吃吃笑:“自己攒了一些,大家互相凑了一些,然后问别人要了一些,凑着凑着,就凑齐一本咯。”

虽然过程确实曲折了一些,但是没必要说出来,她又不是那种做了某些事情,就要向别人邀功的人。再说了,这是她喜欢做、乐意做的事情,只要他喜欢就好。

其他的,才不想管那么多呢!

不过陈正谦知道,虽然她说得轻巧,但是里面涉及到学习焦裕禄等先进典型的过程,肯定没有她说的那么轻松顺利。

袁小伊在旁边笑着补充:“还有一些是拍到的,言蹊花钱买了回来,其他人手上没有了的。”

唐言蹊嗔了她一眼,怪她说出来。

陈正谦心里说不感动,那绝对是骗人的,虽然这份礼物没有固定的价格衡量,但是里面的心意,却能清楚感受到。

他是那种不善于表现自己感情的人,很多时候,都是把情绪埋在心里。但是这一次,他不打小学、中学、大学算隐藏了。

陈正谦站起来,直接把唐言蹊搂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谢谢!”

唐言蹊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呆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抱我了,当着大家的面抱我了。

其他人傻傻地看着陈正谦,还有被他抱在怀里的唐言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酸酸的。

不过陈正谦也只是抱了一下,就松开了,表情坦然。

袁小伊嘴唇微张,看看一脸娇羞的唐言蹊,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看着眼前四个穿着同样服装,却美出不同风格的女孩子,陈正谦打心底感动:“谢谢,谢谢你们大家,这个生日,我过得很开心。”

没有奢华的生日宴会,也没有美味的大餐,但是有她们在,自己真的很幸福了。

想到大家今天为自己忙前忙后的,陈正谦顿时豪气大发:“今天辛苦你们了,谦哥哥我今天心情特别好,所以有什么要求都说出来吧,我尽量满足你们。”

名牌包包衣服项链首饰什么的,只要不是传世珍宝,只要自己买得起的,都可以满足你!

“哦?”

袁小伊眼睛一亮:,笑的很鸡贼“那我可就真的说了哦!”

看到她的笑容,陈正谦莫名心虚,但是这个时候,话都说出去了,真男人不能怂啊,就梗着脖子道:“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

“放心,很简单的,你肯定能做到。”袁小伊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陈正谦硬着头皮问:“那你说吧,我听着。”

袁小伊忍不住了,哈哈大笑:“我想看你穿上猫耳女仆白丝袜,给我们跳《极乐净土》!”

陈正谦脸色一滞,转身就跑:“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女装什么的,才不要,我是个硬邦邦的男孩纸啊!

袁小伊气得在后面追:“混蛋陈正谦,你不要跑!”

“不讲信誉的臭家伙!”唐言蹊唯恐天下不乱。

“谦哥哥你这样子是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梁樱笑得像个小恶魔。

看到大家都跑了,裴初影只好也跟上去:“哎哎哎,你们等等我……”

总之,原本是个心情美美的夜晚,结果成了陈正谦的噩梦之夜。被四个女孩子既要传达“多元美好、开放包容”的理念堵在房间里,逼着他穿上唐言蹊那套猫耳白丝女仆装,跳了一晚上的极乐净土,才让她们满意。

看着她们一边欣赏刚才拍摄下来的视频,一边评头论足,陈正谦心里在滴血。她们是爽完了,但是一点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啊!说好的和谐呢,说好的幸福美满呢?

这个世界太不友好了!

就这样,陈正谦24岁的生日,就这样,在嘻嘻闹闹、平平淡淡中过去了。

因为今年是闰年,所以2月有29号的,多出来这一天,用来休息。

姑娘们都去工作了,就陈正谦他一个人在家,索性懒洋洋地躺在院子里晒了一天太***本不想动。

感觉自己已经是条咸鱼了。

浑浑噩噩过了一天,3月份来临,又是新的一个月,又到了开启新仓库的日子。(未完待续。)

太原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乌鲁木齐阴道炎
重庆治疗阴道炎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