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怒剑龙吟第五百四十三章唤醒沉沦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怒剑龙吟 第五百四十三章 唤醒沉沦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回荡在空旷的殿前广场上。别说是李廷申被突然打懵了,就连一旁看戏的南宫峡也是神色怪异,不明所以。

“什么都没有经历过?说得真是随意啊。你以为世上悲催的只有你一人而已?你以为自己经历的生离死别人可比?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如此脆弱抬不起头来吗?我告诉你,我姜纤尘所经历过的,只比你多,不比你少!”

如果你看到这个标题说现在是个站都离不开seo,除非你有钱砸广告宣传那我说要是你这么认为就错了

剑七愠色浓郁地呵斥道,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经意间吐露了身为十三剑侍绝对不能外泄的秘密――将自己的本名,当众告诉了外人。

“姜?难不成是那个……”南宫峡心中微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第一时间身为魔兽中的王族,他自然也是知晓不少在这个大陆上禁忌而又隐秘的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幸密。

而李廷申却是完没有留意到剑七意中说出了自己的本名,依旧一副冷冷的态度回道:“我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扇过我的脸。论是父母或者师傅,都不曾有过。”

啪!

又是一记响声清脆的耳光,剑七微微颤抖着扬起还未放下的至今还保留着草。手掌,哼道:“是吗?那我就代已经逝去的他们来好好教训下你这个不孝子,不孝的徒弟!”

顿时,李廷申大火,喝道:“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早一枪挑了你!”

啪!

第三记耳光骤然响起,不知为什么李廷申完躲不过这看似随意的一巴掌。而就当他发怒想要反击之刻,探出的手臂却是被南宫峡突然出手紧紧抓住。

“听她说下去,别太激动。”

似乎,南宫峡觉得其中有些意思。

剑七朝南宫峡善意一笑,而后盯着李廷申缓缓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说过你曾经居住在一个衣食忧的家庭中,由于家里经商,日子很是充裕。但是在十岁那年,家中惨遭一股不明来历的匪徒血洗,而后被你师傅救走,从此师徒二人相依为命?”

“对,那又怎样?来揭我伤疤不成?”李廷申口气依旧很差,双眼中充斥着愤怒,奈何南宫峡的束缚实在太紧,他根本动不得。

剑七摇了摇头,合上双眼哼道:“真以为天底下只有一人心中有悲愤不成?你可知剑魔大人曾身遭灭族之难,族上下数百人只有他一人……哦不,应该是两人死里逃生,那股怨念之深又岂会较你浅?当他好不容易开始融入的环境中时,却又目睹了自己心爱之人被自己与对手一起失手误伤,深陷昏迷,而那一刻又是强敌环伺,那种奈感,你可又体会过?”

“拿别人的例子来和我说,很有意思?”李廷申依旧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很是不愿意配合。多章节请到。

“行,本身我也不想再去回忆的……二十多年前,我不过七岁,却亲眼目睹了家中上下近百口人被突然而到的一群人屠戮殆尽,那种血腥的场面,成为伴随了我十多年的噩梦。怎么样,和你很像吧?那一夜,我是和娘亲躲在了粪坑中才侥幸躲过一难,因为没有人会去搜索那种污秽之处。但是,苦难在那一刻才真正开始。接下来我的记忆中,剩下的只有与娘亲二人尽的逃亡。你可曾想象过,我甚至……”

说到这里,剑七双眼中泪水滴落不止,脸庞有些扭曲,似乎回忆到了很是不好的场景。在她记忆深处,永远忘不了自己娘亲浑身浴血、一丝不挂地从一群衣衫不整的男子尸体中爬出来微笑着安慰她的样子。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活下去,她可以牺牲掉自己后的尊严,只为将那些敌人拖入地狱。

从那些年开始,剑七,不!姜纤尘记忆中的娘亲身上的伤从来就没好过,以至于她的褴褛衣衫永远都带有暗红色,被污血染红的暗红色。有自己的,也有死在她手下的仇敌的。没有经济来源,去强抢成为了唯一的收入。

当然,抢的都是是从湖南迁居到廊坊的那些奸邪之辈,有多时还会分发一些给路上所见的贫苦居民。可是这样的维持生计,异于招惹了多的仇敌。

但是姜纤尘永远都记得一件事情,那便是娘亲每次回来见她时,都会先去沐浴一遍,将身上的血污洗去,只想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现在第一时间

然而,这样逃亡的日子终究还是五年后走到了尽头。也许,她们亡命天涯的娘俩,还是引起了某些凶煞之辈的注意。

那一次,姜纤尘目睹着自己的娘亲被废掉四肢,如同蠕虫般倒在地上,却后依旧朝着自己匍匐而来,脸上甚至微笑尚在。

那一刻,她终于忍不住撕心裂肺地痛哭出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从未见过的身影凌空而降。

刹那之间,所有仇敌殒命,一招足矣。

来者的陌生,依旧没有让姜纤尘的心绪好转,她踉跄地挡在娘亲面前,横起双臂摆出一副保护的姿态,眼中是怨毒之色。

然而,身后却是传来了一个有些激动的声音。

你……还是“如果按照GDP增长7%来测算肯来见我们娘俩了。虽然很想痛地骂你一顿,可是看到你时,却又觉得不再恨了,之前所受之苦也都值得。摆脱了,带着我们的女儿走吧,别再让她受苦了。

姜渊俯身想要出手去救助姜纤尘的娘亲,却是被拒绝。

残花败柳之躯,能为力再去继续侍奉你了。纤尘,跟你爹走,听他的话别任性。娘不在了后,有他在,足够了。

说罢,气息再,赫然陨落。

那一天,浑浑噩噩的姜纤尘也不知道是如何在姜渊的带领下离去的。当意识恢复清醒之时,也并没有去计较姜渊为什么抛下她们母女两人这么多年,之时对这位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冷冷说了两句话。

传我武道,我要变强。

娘说过我要听你的话,但是我只帮你做七件事情,而后两清。

七件,因为她是从七岁开始步入逃亡了的。乐的童年,只有七年。以至于后来,选择代号之时,自称剑七。剑者,深寒杀伐之刃。那时,并没有十三剑侍,这个组织不过是姜渊一时兴起整出来的,直接派给了风韧。

当然,这些往事姜纤尘不会部转告给李廷申知道,只是用一种看似平淡,但是实则蕴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伤感之情在诉说。临末,她抽出了一支卷轴放在对方面前,轻轻叹道:“本身我想让剑魔大人去裁决这卷情报怎么处理的,现在就越俎代庖来处置,且让你一看好了。”

李廷申一愣,接过了卷轴,颤抖着摊开之时,目光已然落在上面,迅速阅读着所记载内容。很,他一脸震惊地将卷抽直接扯碎,抬手指着姜纤尘喝道:“这不可能,别拿这样的虚假情报来欺骗我!”

姜纤尘哼道:“假情报?难不成你真的记不到,你师傅早就登门拜访过你父母,提出过要收徒却被拒绝之事?他可是为了培养一个能够帮自己复仇的弟子不顾一切,可以花钱雇人去灭你家,而后再以一个恩人的身份出场,这样你想不感激涕零都难。第一时间”

这一切并非虚言,李廷申其实早就察觉到随着自己维修渐长,师傅却是时而有一种暗暗不安感。好几次像是卯足了劲想和他吐露些什么难以开口之事,却又终放弃,甚至好几次独自一人在月下祭拜着什么逝去之人,还可以避着他。

联想那些,李廷申不得不相信,姜纤尘所说与那支卷轴上所述就是实情。

他为敬重的师尊,其实才是他大的仇人。

一声哀嚎直接从口中喷出血来,李廷申仰面倒在地上,面色苍白浑身抽搐。

“看来,还是打击太大了。带他去休息吧。他是个明白人,应该静下心后可以想清楚一切的。”姜纤尘奈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情非得已,她又何尝愿意让李廷申知道那个真相。而且她很清楚,风韧对于那卷情报的处理方法只有一个。

焚毁。

有些秘密,就让它陪逝者一同永远被埋葬好了。

“似乎激得有些过头了,是不是我太直接了?不过为什么,觉得自己心事借这个机会说了出来,也畅了不少?”姜纤尘望着南宫峡带李廷申离去,突然莫名自嘲一笑,而后眉宇紧锁,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三日后,神色还有些憔悴的李廷申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望着早就等在一旁的姜纤尘,哼了一声道:“继续帮忙没问题,可是别忘记说好的报酬,连同上一次的一起付。”

“要是我说,我根本拿不出来呢?”姜纤尘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她确实是付不起风韧当初空口许下的巨大账单。

而李廷申却是没有去回答,只是换了个问题道:“你说,那一夜我师傅自愿死在我的乱云破阵枪下,除了赎罪,还有什么?”

“把生的希望让给你,让你继续活下去。这一点,恐怕和当年你家人临终前的想法一样。也和……我娘一样。”姜纤尘的声音很轻,似乎有些呜咽。

“是啊,他们都想要我好好活下去,而你却要我继续去玩命?这个价格,是不是该再长些呢?”李廷申突然口气一变,多出了淡淡的一丝戏谑。

姜纤尘冷冷回道:“拿这种别人的寄托当成是加价的筹码,我必须对你的评价重定义一次了?情义,狼心狗肺?”

“随你怎么说。只是记住了,要是到时候拿不出令我满意的价格的话,我别的也不要。到那时,你,归我。”李廷申步从姜纤尘身边掠过,有些邪异地一眼瞥在了对方冷艳的脸上。

面对这种礼,姜纤尘只是双臂环胸冷笑道:“行。前提是,你真有那个本事!”

朗圣紧急避孕药效果好吗
太原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杭州妇科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