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御毒问天第章两场战斗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御毒问天 第505章 两场战斗

却说狂秋子出尔反尔突然发难,恐怖的气机如泰山压顶,死死的锁住云书的动向。

三个化身从不远处立刻闪身而来,一人吐出一口风沙,化作三条百丈巨蟒,将云书的身躯迅速缠绕。

三个硕大蟒头微吐蛇信,对着云书虎视眈眈。

狂秋子附身而下,望着被黄沙巨蟒所禁锢的云书,轻声说道:“今日为了云戎的虚海霸业,你必死无疑,至于你说的那些琐事,我大可用大量的岁月去证实。”

“狂秋子啊狂秋子。”云书轻笑摇头:“你将我最后的一点耐心都磨光了。”

“哦?”

云书深吸一口气,他身上藏着诸多炼制出来的剧毒,许多都是自己御毒之力到达巅峰之后才得以炼制的极强剧毒,之所以一开始不使用,并非是云书轻敌,而是云书的最终目标乃是那召走勾天鬼的至尊强者。

只是云书现在明白了,若是不速速杀了眼前的老怪,恐怕想寻到勾天鬼,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云书双眸开始变得慵懒起来,四周的风沙一下子小了,好像风平浪静的海面,一下子安静的出奇。

狂秋子微微一愣,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问道:“你还想反击不成?我现在甚至封闭了自身所有的气孔,你的毒再难近我分毫。”

云书的心口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一阵阵以毒心催动起来的心力开始向外缓缓扩散,犹如威风吹拂平静的湖面,形成微波阵阵。

狂秋子见状,越发的感觉到不妙,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子,明明体内气机并非澎湃令人心惊,但却有一种气势让人胆颤!

他喝道:“你小子莫要再故弄玄虚,速速去鼓励新疆农业企业与国外企业加强合作。死!!!”

“咔嚓……”

狂秋子刚准备拍下的巨大右手竟是凌空碎裂,如干涸的土地一般,有无数龟裂顺着手臂直通胸膛。

他大惊:“不可能,我明明封闭了周身所有的气孔,你的毒,根本无法靠近我才对。”

云书冷漠的表情始终挂在脸上,捆在身上的三条土蟒开始缓缓的融化,他抽出了随身的山水扇,山水扇当中,那氤氲仙雾里,有一位婴孩睁大了狰狞的双眸,咬牙切齿正透过扇面,瞪着狂秋子!

“咿咿呀呀……”婴孩张牙舞爪,身躯开始随之融化开来。

他所见的一切,极为诡异的都开始褪色,随后化作虚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虚海当中,有一界天雷勾地火!

大地碎裂不成样子,山峰全都夷为平地。

此时飞沙走石,寻常地庸都难在此处活上三息。

而在这里,却有一名黑衣青年脚踩黑色雷电与掠空而过的狂风追逐拼杀。

定睛一看,会发现这风中还有一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在与之拼杀,瞬息之间,飞掠百里,时而火光冲天,时而狂风大作。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地火焚烧的一块巨石上,两位重伤的老者相互搀扶。

一人问道:“我双目已是失明,速速告知战况如何了?”

另外一人,断去一腿,扶着另外一人的肩膀这才勉强站立,眺望远方之后,苦涩说道:“诸多长老,除你我之外,恐怕就那回去禀报老祖宗的狂婵长老还活着了,其他的,都死了。”

“什么……都死了?”这位长老惨白的双眸当中流淌出了血泪,不过他很快重振精神,咬牙问道:“云戎如何了?”

“在狂婵离开之后,云戎便发动一四方大阵,此时外界的一日,便是这战地的百日,算起来,他们二人大战已经数日了,而在外界恐怕也就瞬息时间,老魔的诸多义子几乎死伤殆尽,似乎仅有一名义女逃遁出了这大阵之外。”

瞎眼的长老听闻此言,轻轻叹息一声:“狂婵一走,他便发动大阵,想来,他还是舍不得,那长得像他娘亲的女子死在此处,所以,特地做了这么一个小动作,以保全狂婵呀。”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们诸多长老拼去了性命消耗亲尸老魔,如今,就只看这孩子如何力挽狂澜了!!”

说话间,天边大战的两人已是又炸碎了一片土地。

只见云戎额头的一点漆黑印记忽然发难,从额头飞出之后绕着亲尸老魔旋转,片刻之间,便可让这老怪全身血肉干瘪下去,露出狰狞白骨与跳动的心脏,皮肤似乎是被一层层的削去。

可这老怪的实力着实恐怖,只是吸了一口气,竟是将自己全身的伤口全部愈合,在半空中面无表情在此欺身而上,杀向云戎。

两人都没有过多的废话,在这几日时间内,疯狂拼杀,大有不死不休的迹象。

狂家诸多长老相互协助,或是用计谋或是用力量,硬生生的将亲尸老魔的诸多义子逐个击杀,最后,更是在此地以性命换取亲尸老魔身心疲惫,如今,云戎是卯足了力气对战疲惫的亲尸老魔,却竟还没能短时间内将其拿下。

两人都不是喜爱聒噪之人,也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随着亲尸老魔施展功法,碎裂的大地之下,诸多裂缝当中,无数条手臂冲天而长,这些手臂相互交织相互牵连,竟是形成了一张硕大的,铺天盖地而来,欲将云戎困在其中。

那短腿的长老见状,不由惊呼出声:“这些手臂是……奇行阶段强者的手臂,早听说这亲尸老魔好鼓弄尸体,喜将尸体肢解从而为自己所用,如今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倘若这一条条汇聚成络的当真是奇行强者身上截取下来的,那么这亲尸老魔又要砍下多少双手,杀多少奇行高手?

云戎咬牙切齿,身边随着一点墨水化作一把长枪,如彗星贯日,冲杀天穹,躲避开手臂络的追截,直杀亲尸老魔而去。

两人打了很久,都未曾开口,终于在云戎靠近而来之时,亲尸老魔第一次开口:“云戎,看来这也就是你全部力量了?”

云戎手持漆黑墨枪,已是杀进跟前,听闻此言,突然停了下来。

云戎与亲尸老魔在半空面对而站,他们的脚下,则是无数摇摆如风吹野草的惨白手臂,远处,那一瞎一瘸的两位长老也都楞在了当场。

“你这是何意?”

亲尸老魔威风凛凛,一身铠甲如长在肉中一般,极为厚实。

他冷声说道:“云戎,在这世界上,你我都不过是任人摆布的傀儡罢了,随着境界的提升,就越发的看清楚其中的无奈。我已是感应到,自己快登入至尊境界了。”

云戎闻言,如炸了毛的猫一般全身毛骨悚然,至尊,他云戎果真还是没有抵抗的余地。

见云戎脸色难看,亲尸老魔呵呵的笑了:“随着境界的增长,我就越发的看清楚世间一切太过虚假,就越想看清楚真谛究竟为何物,也终于能够理解,曾经那耗如今的摩洛哥东部地区遍布湖泊、河流与三角洲。作为一个顶级捕食者尽寿命手撕真谛的至尊强者,为何要做这么一件在他人看来是疯癫了的事情。”

“你究竟想说什么?”

“世间可与真谛挂钩的,无疑就是那么几件重宝。曾经至尊强者撕下的那一页白纸,虚海混沌初开便随之而来的一滴墨水,以及……一句话……”

云戎收敛了杀意,默默的望着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知道的,比自己多的多。

亲尸老魔语不惊人死不休:“如今,一页白纸在你哥哥云书手中,那一滴墨水就在你云戎的手中。”

云戎心头微颤,他平时藏匿在额头的这一点黑色印记,是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获得的重宝,也唯有这一滴墨水印记,可让他匹敌亲尸老魔至今而不落败。

可如今,亲尸老魔竟是轻易道出他的来历,不由让云戎都有些瞠目结舌,更为令他不可思议的是,这世间竟还有一张代表真谛的白纸在云书手中!

对于云书这个名字,云戎极为敏感,冷声问道:“你是想说,我和他还不定增长15.3%谁是命人?”

“不……”亲尸老魔摇头说道:“我现已确认,你就是真正的命人,所以我今日想与你做一个交易。”

“哦?”

“让我吃了你,要么就你吃了我。”

台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北京哪白癜风医院好
贵阳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