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一br弯弯的月亮斜挂在天空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弯弯的月亮斜挂在天空。天还没有亮,鸡已叫了,在陕北这空旷的大山里,鸡叫的声音格外响亮。鸡叫三遍,冯老大开始起床了。他先用那汽油打火机点着了锅栏墙上放的煤油灯,然后穿上上衣围着被子点着一锅旱烟吃了起来。炕上的老婆也开始翻身了,两个孩子睡得正香。一锅旱烟吃过,冯老大穿上衣服下了炕,在米柜上端起昨晚舀好的牲口料去喂牲口。喂过牲口后,冯老大在院子里收拾上山耕地用的锵子、抓粪斗子及洋芋籽。鸡再次叫了,天麻麻亮了,一座座山的轮廓清晰可见。这时冯老大在院子里大声叫了:“快,都起床了。”
冯老大老婆起来了,端个尿盆去厕所。接着大儿子永平也起来从门里走了出来。冯老大老婆回家后往起叫小儿子远平。
冯老大从家提出一桶泔水,边提边叫:“永平,把牛跟驴拉来。”
永平拉来牛和驴给饮水,接着十岁的远平揉着眼睛也走了出来,这时天已大亮。
这是一个长长的坡,冯老大肩扛着耕地的锵子在前头赶着牛走,永平背个抓粪斗和木榔头拉着驴紧跟在后面,驴背上驮着半袋洋芋籽,远平提个小筐子骑在上面。
到地以后,冯老大放下肩上的锵子,随手将布鞋脱得丢在了一边,永平也把远平扶下驴背,两个小后生也都把鞋脱得丢在了一边。
冯老大边套牛边吩咐儿子永平:“拿那根绳把驴拴在那面树上叫吃草去。”
永平把驴拴在了草地的树上,回到地里倒出口袋里的洋芋籽,装了半筐,然后又把粪斗子挂在胸前去事些准备好的粪堆上揽了一斗子粪。这时树上的麻雀叫个不停,远处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
冯老大赶着耕牛挥着鞭子,裤腰带上挂着个磨棒(是为了往平磨土圪垯)走在前头,永平跟在后面抓粪,远平跟在永平后面点洋芋籽。
太阳慢慢升了上来,他们父子三个在陕北黄土高原上劳作着,在朝阳的映衬下,远远望去好像逐渐走近了太阳,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吃早饭时间到了,冯老大老婆一个胳膊挂着送饭的篮子,一个手提个罐子和塑料水壶,给他们父子三个送饭,肩上挂两个小挂包,那是冯老大和远平中午的干粮。后面跟着一条大花狗。
饭来了,冯老大停下了牛,父子三个围在一起边吃饭边说话,这山里的饭吃的很香。农民都说同样的饭山里的比家里的好吃,我想那大概是干活累了饿了的缘故吧。冯老大老婆则拿木榔头在地里往碎打土圪垯。
吃过饭后远平背上他的干粮上学去了。冯老大继续耕地,永平仍然抓粪,他妈妈提着筐子点洋芋籽。
半袋子洋芋籽种完了,也是大半前晌的时间了。冯老大赶紧去放他的羊。他把鞋脱的插在羊圈棚下,赤脚去放羊。羊在山坡上吃着草,冯老大不时地吼唱几句陕北信天游。冯老大在这面洼上拦羊,隔个深沟在对面峁上锄地的王万清向他吼:“冯老大,你让我给你问刘湾庄刘福贵的女子,人家说给你们的永平了。”
冯老大非常高兴地说:“噢,那太好了,那咱们哪天去订亲?”
王万清说:“你看哪天方便,咱就哪天去。”
冯老大说:“那我过来咱们具体拉一拉。”冯老大说着拿拦羊铲铲起土块儿把羊朝底洼打下去,自己连蹦带跳向沟跑下去,去和对面峁上的王万清拉话。这是他儿子的婚姻大事,所以他很高兴很关心。
王万清在峁畔上坐着,看着冯老大气喘吁吁地朝这个洼爬上来。
两人坐下后,王万清在自己的兜里掏出卷烟的纸条准备卷旱烟吃。
“来吃我的烟,看我的烟怎么样?”冯老大说着掏出自己的旱烟袋递给王万清。
王万清说:“你吃。”
冯老大说:“你先吃,让我缓一缓气。”
王万清说:“我那天到刘湾庄刘福贵家问,人家同意把女子给你们永平。说永平他们见过,不过叫到时候引来再好好看看,特别是让人家的女子看看。”
冯老大说:“哪天去好?”
王万清说:“你定个日子,让我先通知一下刘福贵,好让人家心里有个数。”
冯老大想了想说:“那我看就定在这个星期六下午。星期六下午保平和远平念书回来好让拦牲口。明天又是集,让老婆引上永平好到集上买一身衣裳和用的烟酒。”
王万清说:“我看也是,给儿子说婆姨就该好好打扮打扮,好让人家看得上。”
两人说着,冯老大也装了一锅旱烟吃了起来。


一早,冯老大老婆早早起来做得吃了饭,收拾了家什。准备引上大儿子永平到乡上去赶集。冯老大则提猪食喂猪,且安顿说:“你们忙就先走,牲口有我来安排。把钱好好装好,小心让人偷走。”
冯老大老婆和儿子永平打扮得干干净净高高兴兴地去赶集。永平手里提着个空的黄帆布挂包。
集市上很是热闹,卖东西的很多,人也很多。
永平他妈引上儿子在卖衣服摊看了一家又一家,且说要给儿子说婆姨,一定要试好。最后在一家试时,卖衣服婆姨很会说:“没问题,穿上这身衣服特别好看,说婆姨保准能成。”
永平他妈也高兴地笑着说:“只要能成就好。”
买了衣服,母子二人又到商店买了四瓶酒六盒烟。快走出商店门口时永平说:“妈,给远平再还可以进行视觉远近切换的非凡享受买上一点什么好吃的?”
他妈问:“能行,你说买什么?”
永平说:“给买上一盒饼干,再买上些糖。”
他妈补充说:“哎,你不说我倒忘了,糖要多买上些,到刘湾给你说亲也要拿糖。”
永平不大的挂包装得满满的。赶集的人很多,虽然二十里的路,但一群人相跟上,说说笑笑不觉就回来了。
回到家后太阳已西下了。永平放下挂包后,拿起扫帚去扫院子,他妈则赶紧去喂鸡喂猪,然后又抱柴做饭。
今天是星期六,刚近中午冯老大就赶着羊回来了。冯老大圈了羊,就直接去了队长王万清家,下午给他儿子去说亲,所以中午请王万清到自己家吃饭,因为王万清是媒人。
冯老大领着王万清刚到院子就朝家喊:“饭好了没?”
冯老大老婆在家回答:“锅早烧滚了,就等你们回来煮面了。”
他俩进了门,冯老大老婆也就开始往锅里下早已准备好的面片。
冯老大让王万清上了炕,然后在米柜上的挂包里寻了一盒烟,拆开给王万清递了一根。
冯老大对在地下相帮烧火的小儿子说:“远平,叫你二爸去,叫在咱家吃饭,下午给咱拦羊。”
远平跑在他二大家的院子,见他二爸正在抱柴。远平说:“二爸,不要抱柴了,我爸爸让你到我们家吃饭,说后晌还要给我们拦羊。”
冯老二说:“不去了,我自己做,后晌保平念书也回来。拦羊我知道。”
“不用做了,我妈都做上了。”远平说着硬是把他二爸拉了起身。
冯老大、冯老二和王万清在炕上吃面,这时赶牲口到沟底灌水的永平上来。听见侄儿灌水上来,冯老二准备下炕抬水,对王万清说:“你慢慢吃,我抬一下水。”
“不用了,你们好好吃,我看。”冯老大老婆说着便走出了门。
永平他妈抬下水后赶忙回来继续煮面,永平则御下驴背上的驮水鞍子去拴驴。回到院子两手把水桶提回家,看见王万清和他二爸很客气地问候。
吃过饭,他们把永平好好打扮了一番,穿上了那天买的新衣服。准备去相亲。
冯老大背着挂包,里面装的是烟和酒。
走出硷畔,永平他妈还对儿子一再强调:“永平你去了不要怕,胆大些,记牢把烟装兜里要主动给人家散,散完后把烟撂炕上,不要装进兜里,不要让人看咱小气。”
冯老大说:“好了,我们两个大人不那么死相,路上会教的。”
下午冯老二的儿子保平在乡上念书回来,刚走到自家的硷畔,他大妈便叫他:“保平,到我们家吃饭来,你爸爸不在家,给我们拦羊去了。”
保平也就来到了大妈家。
他大妈说:“你大爸和王万清你叔引上永平你旅游、看片、唱K、游泳 但这种快乐和当年的快乐已经截然不同。 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大哥说婆姨去了。你先坐着,面和汤都便宜了,马上就做好。走了一道路也饿得不行了。”
保平问:“到哪里给我大哥说婆姨去了?”
他大妈说:“到刘湾说刘福贵的女子。”
保平吃过饭,就和弟弟远平把两家的牛和驴赶上去拦。
到了刘湾刘福贵家,人家在院子里很热情地把他们迎回家。冯老大和王万清上了炕,永平没有上炕,腿朝地坐在炕沿边。刘福贵家也来了亲戚和串门的邻居。等大家坐好,永平就站起掏出两盒烟,一盒撂炕上,拆开一盒给大家一一地散,散过后,把剩下的烟也撂在了炕上。
一番喧哗后。
王万清说:“今天来就是关于你们两家的亲事问题,前些时候冯老大托我想给他的大儿子永平说你家的春花。你们也同意,所以今天就为这事来了,你们都互相把两个娃娃看一看,了解一了解。哎,你们的春花了?”
“在院子里。”有人回答。
王万清说:“那就给咱叫回来,都这么大了,不要不好意思的。”
“春花快回来,叫你了哩。目前各煤炭企业正在抓紧与电力企业签署重点煤合同”一个姑娘叫着跑出院连拉带扯把春花拽了回来。
王万清指着永平对春花说:“春花怕什么哩,好好看看,这就是要给你找的对象——永平。”
春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永平的脸也涨得通红。
王万清说:“冯老大家的门三户四你们也都知道,我也就不说了,那是没问题的。光景状况论庄户人家也不错,家里现在喂一头牛,喂一条驴,还拦一群羊,鸡、猪那就不用说了。两个小子,这个永平是老大,老二今年十岁在上小学。我就简单地说这些,有什么咱们随便拉,虽是两个庄的,但都是一个政村的也是些熟人。”
大家都互相随便问这问那。这时永平拿起烟给大家又散了一圈。
大家拉话当中王万清下了炕,把刘福贵夫妇和春花叫到院子去问。回来后王万清喜悦地又问永平:“你看人家女娃娃咋个?”
永平红着脸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王万清上了炕说:“你们大人娃娃都同意,那咱具体拉彩礼等问题。永平把酒拿来咱们边喝酒边拉,春花把你家的酒盅跟咸菜拿来。”
春花她妈说:“你们先喝,我给你们炒两个菜。”
刘福贵说:“就是,好的没有,鸡蛋咱有了。那天不是还买得些菜?”
这时的气氛更显自然喜庆。
双方大人娃娃都愿意,其他事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再加上王万清能说会道,这亲事没费什么劲就说成了。先是边喝酒边拉话,等这亲事一说成气氛就更不一样了,大家都非常高兴,小辈给长辈敬酒,平辈间互相倒酒碰酒,特别是两亲家连碰了三杯。
太阳快要落山了,冯老大父子和王万清也回了家。冯老大酒喝得有点大,走起路有些飘飘然,加之心情好,不觉便回到了家。还没进门,听到冯老大和儿子回来,永平他妈在家里急切地问:“咋个?”。
冯老大说:“没问题,成了。”

星期天中午吃过饭,保平就又要到离村二十里的乡上去念书。中午做饭,永平他妈硬是要冯老二和儿子来自己家吃饭,永平他妈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做不了饭,光不是吃这一顿饭,还要给保平做得拿干粮。冯老二也就只好把自己家的面端到嫂子家,让他大嫂做。永平他妈另外还烙了些糖饼子,给保平装上,这是他念书的零碎干粮。
冯老大和冯老二两人是一娘同胞的亲弟兄。保平记得,自妈妈去世以后,自己家和大妈家两家人的光景过得象一家人似的,也常不分个你我。


烈日下永平和她妈头戴草帽在锄地,还不时弯下腰把锄掉的野菜拾在一块儿。
回家了时,永平他妈总是一手提着筐猪草,一手拿着锄头。永平背着柴赶着牛拉着驴。
吃过晚饭,永平他妈收拾碗筷,在地下洗家什,冯老大坐在煤油灯跟前用旱烟锅吃旱烟,永平也坐在一边用纸卷旱烟,他边卷边说:“我看不如把驴跟牛都卖了,重买上匹骡子。”
永平他妈说:“牛跟驴卖了够不够买骡子?”
冯老大说:“够吧,买一般的骡子应该还有长头。”
远平有些瞌睡,穿着衣裳睡在下炕。
永平他妈说:“也就是能卖了,周围的牛现在都卖得不多了,牛只能键地。骡子又能推碾磨又能驮水,键地也行,使唤上又快。”
冯老大边吃烟边说:“我也早有这个想法了,现在单干了,这牛不适应一家人使唤。明天是集,永平你明天给咱拦羊,我到集上看能不能把驴和牛卖了买上匹骡子。”
永平高兴地说:“到集上要先打问的买骡子,操心驴跟牛卖了买不下骡子。”
一家人就这么商定了。
鸡叫了,天渐渐亮了起来。冯老大起来看了一下水缸,对正在穿衣裳的老婆说:“水不多了,永平起来叫灌上两回水,我锄地去。睡一阵儿,把远平叫起在庄里拾上回粪。”
永平灌水也不忘拾粪。驴驮着两桶水在前面走,永平在后面提着粪筐,拿个粪叉边走边拾粪。看见驴快要屙粪赶紧跑在跟前把粪筐登在驴屁股上。

共 91127 字 2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描述陕北农村生活巨变的长篇小说,作品热情讴歌了陕北人勤劳朴实和不畏艰难生活的吃苦精神!作品生活气息浓郁,自然流畅,地域特色明显,字里行间充盈着浓浓的地域文化特色,富有感染力。作品质朴,人物个性鲜明,形象饱满突出,给人很深的印象。恍惚间,仿佛路遥先生笔下的土地上又滋生出一片茁壮的人生家园,让人有流连忘返、一睹为快的感觉!欣赏!隆重推荐加精!【编辑:关中赤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0642】
1 楼 文友:&这次便是要整体推广大连干海产品nbsp;201 -05-06 18:54:21 欣赏佳作,问好朋友! 70后,文学男,关中人,市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一个正在修炼中的文学发烧友。
2 楼 文友: 201 -05-06 19:26:26 欣赏佳作,非常不错,献上我最真诚的祝福,祝你一生快乐,幸福永恒!多多交流!
 楼 文友: 201 -05-07 08:12:0 结婚典礼:
第一项,鸣炮奏乐。
第二项,向父母致敬,请奏乐《妈妈的吻》。
这时大家都看见冯保平的眼泪像线一样不停地涌出,上牙狠狠地咬着下唇,但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大家都知道他内心的悲伤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王万清叫来了冯老大夫妇。看见流泪的保平,冯老大夫妇也哭了,在场不少人的眼睛都湿了。新郎保平流着泪和新娘上前给冯老大夫妇分别敬酒,然后新郎新娘又磕了三个头。冯老大夫妇喝了酒后,各人在自己的衣兜里颤抖地掏出一块银元撂在桌上的盘子里,这当然是给新郎和新娘的。
第三项,吃水不忘挖井人,歌唱今天好生活,请奏乐《东方红》。
第四项,向介绍人致敬,请奏乐《好人一生平安》。
这时新郎新娘上前给王万清敬了两杯酒。
第五项,夫妻互拜,请奏乐《十对花》。
第六项,夫妻携手过上好光景,请奏乐《夫妻双双把家还》。
第七项,夫妻恩爱白头到老,请奏乐《梁山伯与祝英台》。
第八项,家和万事兴,幸福到永远,请奏乐《常回家看看》。
第九项,向来宾致敬,请奏乐《难忘今宵》。
第十项,新郎新娘入洞房,请奏乐《得胜回营》。
70后,文学男,关中人,市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一个正在修炼中的文学发烧友。
4 楼 文友: 201 -05-07 16:25:26 好村官冯保平被学福写活了,这样的好小说百读不厌。有时代感,有生活气息,紧密联系实际。非常难得! 卯生东方,松柏青长
5 楼 文友: 201 -05-07 22:5 :15 佳作赏读,问好冯兄!
6 楼 文友: 201 -06-18 21: 1:40 写出了陕北人的豪爽朴实的性格,特别是在艰苦的环境和困难面前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值得发扬光大。主人公冯保平大公无私,带领群众致富的精神更是可嘉。故事曲折感人。欣赏佳作!术后ED用药治疗效果好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乐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龙岩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镇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