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恶魔直播间第五百七十四章我相信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恶魔直播间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我相信

有过一次预感成功的经历,所以小男孩再次产生这预感,便再也不敢像上次一样,一个人就跑过去,他要竭尽所能,保护好姐姐。

“你叫什么名字?”

陆凡将小猪里的钱都放进了自己兜,他接受小男孩的雇佣。

“陈浩楠。”

“浩南哥?”

陆凡差点纳头便拜,原来是浩南哥大架光临,难怪这么牛。

“不是那个陈浩南,楠加了个木。”

“好的浩南哥。”

“大哥哥,你别这么叫我。”

“好的浩南哥。”

“大哥哥,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找我姐姐吧,我预感到的危险时间已经快到了。”

浩南哥纠正一次没什么用,就不再理会。

“好,你姐姐在哪?”

“这个时间,应该在健身房健身。”

“那你姐姐身材一定不错。”

“嗯!”

“远不远?”

“不远,到那健身房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十几分钟,这么近,陆凡就放弃了回去开车的打算。

十几分钟路程的健身馆,符合条件的就一个,陆凡也知道,根本不用浩南哥带路。

刚刚到健身馆比去年12月下降4.77美元/吨门口,还没进去,一个穿紧身裤的女孩就走了出来,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粉红色的毛巾。

陆凡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浩南哥的姐姐,两人长得实在太像了。

“楠楠,隔壁新开了一家ktv,我们去唱歌吧。”此作目前在AI上还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从侧面接近两个并排站着的敌军

陈楠和一个短发女孩一起走的,短发女孩邀请陈楠去唱歌。

“不了。”

陈楠摇头。

“你不是挺喜欢唱歌的吗,今天出来的早,玩玩呗。”

“不了,我得回去看着我弟弟。”

“十几岁了,有什么好看的?”

短发女孩问道。

“我弟弟这两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得说我今天有生命危险,很可能会死,这不是脑子有病吗,我是他亲姐姐诶,就这么咒我!”

陈楠埋怨道。

“和你开玩笑的吧?”短发女生也觉得夸张了,“你弟弟也太调皮了。”

“他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为了让我相信我今天真的可能会死,他不知道和我说了多少遍,让我注意这注意那,喝口水都得防止被呛死,我真是无语了,他到底是发哪门子神经?”

“他真是认真的?”

“他绝对是认真的。”

“哈,那可真奇了怪了,他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

短发女孩不理解。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陈楠摊摊手,“你说,他说这种话,有人会相信吗?”

“怎么可能,只要是脑子正常的,都不会相信!”

短发女生摇头。

“姐姐!”

陈楠正要说话,便看到了向自己跑来的陈浩楠。

“Mygod,又来!”

陈楠痛苦的揉这太阳穴,一脸无奈模样。

“陈浩楠,你要是再和我说我今天会死这种话,小心我和你翻脸啊!”

陈楠板着脸,抢先说道。

“我只有一个姐姐,就算你和我翻脸,我也要保护你。”陈浩楠仰起头,看着陈楠,一字一句道,“姐姐,我可以保护你了!”

“你可以保护我了?”

陈楠当场都要笑了,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拿什么保护她?

“我给你请了一个高手当保镖,他很厉害的,一定能够保护你周全!”

“什么?你还请了个保镖?”陈楠皱了皱眉,“你跟我这儿捣乱还不够,还把别人也拉进来?”

“美女,你为什么不相信你弟弟一次呢,你难道不知道他为了你有多着急吗?”

陆凡走到了面前。

“你是谁?”陈楠从来没见过陆凡,不过也马上知道陆凡是谁了,“你就是我弟弟请的保镖吧?”

“嗯。”

“帅哥你过来下。”

陈楠冲陆凡招招手。

陆凡便跟着陈楠走到了一旁。

“帅哥,我替我弟弟向你道歉,他还小,不懂事,你别介意。”

陈楠小声向陆凡道歉。

她觉得陆凡一定是被陈浩楠纠缠的没办法了所以才迫不得已过来,这几天陈浩楠能有多缠人,她可是领教了。

“不,你不该向我道歉,我不是免费来的,是你弟弟花钱雇我来的,保护你,只是我的工作。”

“我弟弟拿钱雇你的?”陈楠问道,“多少钱?”

“一百二十三块五,都是零钱,装在一个小猪里,应该是他自己存的。”

“帅哥,你这不太好吧?你竟然拿小孩子的钱?”

陈楠气道,她是知道陈浩楠那个小猪存钱罐的。

“有什么不好的,我又不是白拿,我会救你的命,一百多块钱换你一条命,你赚大了。”

“哈!装的还真像,别告诉我你真的信我弟弟那一套。”

“信,为什么不信?”

“啊?你信?”

陈楠张大了嘴巴,他弟弟那些胡话,就算是幼儿园小朋友都不会信吧,如今一个成年人却说信?

“既然是你弟弟,你应该了解他,他这么反常,难道还不足以引起你的思考吗?”

“我,我正在找原因。”

<到二0一0年中国煤炭精查储量缺口约五百余亿吨p> “等先活下来再说吧,接下来不管你去哪,我都会跟着,直到你遇到危险,我救你之后。”

“你胡说什么,还想跟着我?”说着说着陈楠眼睛眨了两眨,“哎呀不对,我被你绕进去了,你刚刚说你拿我弟弟钱了?”

“嗯,我看他顺眼,便接了他的请求。”

“拿来!”陈楠向陆凡伸出手,“这么大人了,连小孩子的钱都拿,你良心不会痛吗?”

“姐姐!”陈浩楠这时候跑了过来,埋怨道,“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陈浩楠,你皮痒了是不是,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陈楠气道。

“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功夫才请到大哥哥吗,你要是把他气走了,我哪里再去找一个人保护你?”陈浩楠很委屈的道,“我只有十一岁啊!!”

我只有十一岁,这话说的,太心酸了。

虽然仍旧不能够理解陈浩楠,不过陈楠也能够体会到陈浩楠对自己的关切之意,看着那倔强的弟弟,看着那坚定的眼神,陈楠责备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来。

“喂,给钱!”

陈楠又问陆凡要钱。

“姐姐!”陈浩楠着急道,“你再敢问大哥哥要钱,我哭给你看你信不信?”

“啥?你要哭?”

“你就信我这一次,行吗?过了今天,我保证再也不提你有危险这件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

陈楠转头问陆凡。

“陆凡。”

“工作还是上学?”

“水木大学的学生。”

“好,陈浩楠,我就再给你一“十二五”期间天时间,看看你葫芦类到底卖的什么药!”

陈楠打定主意,先稳住弟弟,等明天一过,再找陆凡去要钱。

鄂尔多斯儿童牛皮癣医院
西安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福州白癜风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物联网